前些時候獨自走在人行道上,忽地從身後傳來一陣叮叮噹當滾鐵環的聲音,不由自主地回過頭看過去,滾鐵環者是一個頭髮花白、渾身調皮、腳步輕健的老重慶崽兒———“周百通”爺們兒,他在人流里滾著鐵環穿來穿去,那感覺好不快樂啊!
  四五十年前,我們這些小重慶崽兒最喜歡玩的就是滾鐵環。要滾鐵環,鐵環從哪裡來,只有靠自己動手來做。對於我們生長在兵工廠環境里的孩子們來說,做鐵環這等事兒太簡單,從哪裡都可以弄來筷子粗的鐵條,再彎出一個直徑尺多兩尺大的鐵圈兒,再用稍細的一根鐵條做成小鉤兒,小鉤兒從內向外鉤住鐵圈兒,往地上叮叮噹當的朝前滾起來,鐵環兒就成了。
  無論是夏天還是冬天,簡單而快樂的滾鐵環,是重慶崽兒們最喜歡的活動,它可以健身,但那時沒有像現在這麼想過,就一個目的,好耍。一個人滾,三五幾個人滾,吆喝起一大群人來滾,樂開了花。夏天滾起來最方便,中間穿著火燒窯(音yao)褲,打起光巴胴兒,赤起一雙腳,剃個光白沙頭,一個跟一個前後叮噹拉開,然後叮噹叮噹響成一條線,頂起火辣辣的太陽,一路滾下長江河邊洗澡,上岸又滾回來,或說好走街串巷比賽,曬脫一層皮,一個個變成黑人。但是,那份舒坦和爽氣,別提有好慘了。
  感覺好得最最慘了的,那就是夏天滾起鐵環進城到解放碑!稀里嘩啦從爬上的桉樹上掰下枝條,比箍著自己的頭頂編一頂葉子帽,每個人手上至少有一頂葉子帽,一套鐵環。有三十幾個人,浩浩蕩盪向解放碑方向進發。這支滾鐵環的大軍,排成了一百多米的長龍,在去解放碑的兩楊公路上叮噹叮噹叮叮噹滾去。沿途響過大坪街上,經過佛圖關下軍區大門口,聲音驚動集聚在兩路口山城電影院門前崽兒們的羡慕,啊我們就是要達到此目的:讓他們知道這支滾鐵環的隊伍,是從謝家灣開過來向他們顯洋的!
  不過,我們只有讓滾著的鐵環圍著解放碑叮叮噹當鬧了一圈兩圈之後,才算得進了一趟城。頭戴樹葉帽,手拿著鐵環鉤鉤輓住鐵環,把地面碰出噹噹響,穿過重慶賓館,站在夫子池,看了頤之時、停在解放碑下聽到了鐘聲滴答擺動。今天,叮叮噹當滾響的鐵環,在現代都市響起的時候,對老重慶人來說,恐怕不僅僅只是一種回憶,更是對於時間去哪兒了,給出的一個註解。  (原標題:滾鐵環進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r26hrygpt 的頭像
hr26hrygpt

張國榮

hr26hrygp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