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俄羅斯軍工綜合體網站報道,五角大樓近日提交了2015財年國防預算草案,決定全部退役U-2戰略偵察機。
  通體黑色、長著一對修長的平直翅膀的U-2,是冷戰的標誌物之一。在徘徊於全球天空偷窺別國58年之後,它終於要退休了。
  U-2旺盛的生命力,堪比那支與它同名的愛爾蘭搖滾樂隊。當它兒子輩的SR-71“黑鳥”高速偵察機於1998年退役時,它還在飛翔;從2006年開始,它與孫子輩的RQ-4“全球鷹”無人偵察機,進行了一番勢均力敵的PK,中途,它甚至險些把“全球鷹”踢出局。
  最終將取代它的,是新概念戰爭時代的標誌性武器之一——隱形無人機。
  “祖孫”之爭:
  U-2險些淘汰“全球鷹”
  據中國國防科技信息網報道,上月底在華盛頓舉行的一次預算討論會上,美國空軍部長黛博拉·詹姆斯透露,在過去18個月中計算了U-2和“全球鷹”的成本後,美軍決定退役前者U-2偵察機。
  美國空軍司令部解釋說,無人偵察機即便被擊落,也不會造成人員傷亡,使用壓力小得多。同時,單機任務飛行時間得以延長。畢竟“全球鷹”最多能在空中停留36個小時,而U-2僅為14個小時。
  “全球鷹”的另一個利好,是其使用成本的大幅降低,每小時飛行費用已由4年前的4.6萬美元降至2.4萬美元。而U-2目前的這項費用是3.2萬美元。
  “我們擁有的高空ISR(情報、監視與偵察)能力很可能超出了需要,同時保留U-2和‘全球鷹’的成本太高。”詹姆斯表示,美軍嘗試將U-2的傳感器安裝到“全球鷹”上,提升後者的全天候能力。
  其實,“全球鷹”曾險些死在老U-2的手裡。此前美國空軍曾計劃徹底放棄進一步改進RQ-4,退役所有該型機,並把U-2的服役期限延長到2023年。但2012年底,該計劃被國會否決了。
  據悉,如果聯邦政府自動減赤機制繼續有效,美國空軍還將淘汰最新的第40批次“全球鷹”。
  巨大挑戰:
  飛8小時體重就要減3公斤
  出自洛克希德公司著名飛機設計大師凱利·約翰遜之手的U-2,於1955年首飛,翌年開始為美中央情報局效力。
  U-2配有8台高倍相機,其膠卷長達3.5公里,能把寬200公里、長5000公里範圍內的景物拍下並沖印成4000張照片。只要在美國飛12次,它就能把全美清晰拍個遍。
  它的B型照相機,透鏡是由製造哈勃太空望遠鏡的萊卡公司研磨。在2.44萬米、1.525萬米、9.15千米拍攝時,所拍照片上可分別區分出步行與騎車人、報紙大字標題與牆上廣告、馬路上的香煙頭。
  “別看U-2飛得不快,和民航客機差不多,其實,駕駛U-2對飛行員的技術是一項巨大的挑戰。”新華社軍事評論員鄭文浩告訴記者,因為有一對類似滑翔機的修長機翼,U-2對側風極敏感,著陸時經常在風中上下漂浮,非常困難。
  更特別的是,U-2的任務高度在21000多米,而駕駛艙只保持9000米高度的氣壓,飛行員必須穿著一種類似宇航服的抗壓服。“塑膠衣服熱得很,飛行員時常汗流浹背,很受罪。”據悉,完成一次8小時的任務,飛行員體重會下降2.7到3.6公斤。
  這還沒完。“在每次飛行前,飛行員都要呼吸一個小時的純氧,以排出體內的氮,減低減壓症出現的機會。”鄭文浩說。
  在現役的30多架U-2中,有兩架機齡長達41年,飛行時間達到了創紀錄的2.5萬小時。而一般戰鬥機的整機壽命,不過數千小時。
  傷心往事:
  曾在中國遭遇“五連擊”
  半個多世紀以來,U-2的鬼影無數次出現在熱點地區,曾為美國立下奇功,也曾在中國遭遇“滑鐵盧”。
  上世紀50年代末,U-2仗著飛得高,曾肆無忌憚地飛行在蘇聯的領空。1960年5月1日,一架U-2被蘇聯防空軍的薩姆-2防空導彈在斯維爾德洛夫斯克擊落,飛行員加里鮑爾斯被俘並受到公審,令美國極為難堪。
  1962年10月14日,一架U-2在古巴發現蘇聯部署的中程彈道導彈,由此拉開了“古巴導彈危機”的序幕。
  這種間諜飛機的頭號“傷心地”是中國。1962年到1967年,剛剛成立的解放軍防空導彈部隊,憑藉出其不意的戰術,用薩姆-2連續擊落5架U-2,成為擊落該型機最多的國家。
  經過不斷改進,U-2依舊扮演著美軍高空偵察的主角。海灣戰爭期間,它的成果占到所有圖片情報的九成。2003年伊拉克戰爭中,U-2依然提供了所有圖片情報的88%。
  無論何時退出天空,U-2已經與B-52和圖-95轟炸機、C-130運輸機一起,寫下了現代航空史上的一段不老傳奇。
  本報記者 屠晨昕
  (原標題:別了,U-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r26hrygpt 的頭像
hr26hrygpt

張國榮

hr26hrygp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