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月16日,東城區海運倉社區衛生服務站,護士正在陪一名社區患者取藥。A10-A11版攝影/新京報記者 尹亞飛
  (上接A10版)
  截至2013年11月底,全市社區衛生服務機構門急診4253.87萬人次,比2012年同期增長18.3%,占全市的23.57%。
  “如果你留意官方數字,會發現每年去社區醫院就診的病人都在大幅度增加。”但這些數字並未讓謝吉伯輕鬆,相反,他愈發困惑。
  “政府推行社區醫院家庭醫生式服務的意思很明確,是想讓基層醫療機構承擔更多的醫療行為,但老百姓並沒有看到去大醫院的病人少了。”謝吉伯說,如果去社區醫院的病人多了,去大醫院的病人降下來,這才合理,但現在是兩邊都多。
  他留心問過來開藥的居民,由於社區醫院可報銷的比例也越來越高,以前去藥店買藥的居民現在寧願到社區醫院買藥,“這部分人群可能也在客觀上造成社區醫院流量的增加。”
  他發現的秘密是,雖然社區醫院可報銷的藥品名錄逐年增加,但很多來社區醫院看病的居民還是無法拿到需要的藥品,4種藥缺兩種,這是常見的,結果患者只能是再跑去大醫院排隊掛號買藥。
  最近幾年,政府在著力推行家庭醫生式服務,各區縣讓下轄的社區醫院和居民簽約。
  “官方對數字是有預期的,比如今年簽約是100萬,明年是200萬。”謝吉伯說,他見到過個別社區醫院的簽約文書上,填寫的電話是一長串的“0”。
  一位社區醫生眼裡的“緩慢走”
  馬佳認為,謝吉伯是位很負責任的醫生。
  謝吉伯曾在海運倉社區衛生服務站工作近3年,馬佳是這個服務站的站長。
  “簽約率沒有居民對社區醫生的信任管用。”馬佳認同謝吉伯這樣的觀點。
  馬佳認為,在基層醫療環節,公眾關註最多的還是社區醫生的水平問題,“怎麼讓居民信任你?這需要深思熟慮。”
  馬佳很註重提醒站里的醫護,主動去做些事,不要耗著,對病人用點心,收效絕對是不一樣的。
  她舉了個例子,服務站的安大夫對病人貼心入微,挺有英國家庭醫生的味道,安大夫學歷不高,但有自己的粉絲,居民平時有病去找他,即使是去了三甲醫院檢查,還會把片子拿給他看,“這才是真正的健康守門員。”
  1月16日,她說了幾組數字,比如到社區醫院就診的患者每年以近20%的速度增長,“今天截至下午3點,站里已有100多個患者來就診。”
  對於居民反映的缺少藥品情況,馬佳介紹,就在2013年10月,社區醫院報銷名錄中又增加了200多種藥,“特別偏門的是沒有,但替代性、療效相同的藥是有的,只要患者不挑,藥品基本能滿足。”
  馬佳是上一屆的市人大代表,政府推廣的社區醫院家庭醫生式服務模式,裡面有她的獻策。
  她這個站里配備5名醫生3名護士,按照家庭醫生式服務的設計,他們服務海運倉和另外一個社區里居住著的13000名居民。
  “1個大夫對應2500多個居民,基本能忙得過來。”馬佳說,雖然家庭醫生式服務在中國還算個新概念,但作為基層社區醫院,海運倉服務站在2006年就給居民建立了健康檔案,細化到“誰用什麼藥過敏”。
  “不能否認,這些年,基層醫療機構確實在發展,雖然可能只是在‘緩慢走’,但都在努力做。”馬佳說。
  又頓了好幾秒鐘,她試探著說,如果能呼籲,還是讓政府多設計些針對社區醫生的培養計劃,“能不能讓社區醫生到大醫院去交流交流,看看別人怎麼乾,讓他們見見世面,刺激社區醫生再快點動起來。”
  對於謝吉伯的種種困惑,馬佳都能理解,也深有體會。她與謝都認為,讓更多的患者信任社區醫院,不可能一蹴而就,英國的醫療模式也未必完全適合中國的國情,“能套(用)的問題就不是問題了。需要各醫療單位長期磨合,探索出一個中國模式。”
  聲 音
  大醫院醫生不願下基層咋辦?
  基層醫療衛生機構最迫切的就是真正提升基層服務能力和水平,在基層實現“病有良醫,病有良藥”。將來大醫院會逐步壓縮普通門診,常見病、慢性病等下放到基層,大醫院則更強化急難重症的治療能力,這樣就會有一些醫療人才勢必流向基層衛生機構。
  ——北京市醫改辦主任韓曉芳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社區醫院醫生有何發展空間?
  此前已陸續出台一些政策,鼓勵市區大醫院的醫生到基層坐診,職稱評定上,市區大醫院的醫生每年到基層服務不少於15天,要晉升高一級職稱,累計達不到一年基層服務時間不予晉升。按照《意見》,北京還將拓寬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醫務人員職業發展空間,適當提高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中的中、高級專業技術(含中醫)崗位人員比例;基層醫療衛生人員晉升中、高級職稱時,註重對其專業工作能力、實際技能和業績的考核。
  ——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專業技術人員管理處副處長辛向陽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基層衛生機構能否保證用藥?
  今後將結合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功能定位,確定基層醫療衛生機構用藥範圍,基層醫療衛生機構常見病、慢性病用藥將實現與二級以上醫院用藥的有效銜接。
  同時,鼓勵非政府辦基層醫療衛生機構使用基本藥物,把規劃內的非政府辦基層醫療衛生機構逐步納入基本藥物制度範圍內,實行基本藥物集中採購、統一配送、零差率銷售和政府購買服務。
  ——北京市醫改辦主任韓曉芳此前在接受採訪時表示  (原標題:“洋大夫”社區醫院“奇遇記”(2))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r26hrygpt 的頭像
hr26hrygpt

張國榮

hr26hrygp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